人物|1年365天,11个国家,他陪她一起环游世界一起“疯”

  《徒步中国》,户外圈最受欢迎的~两年前那句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
曾戳中无数人的心
无数人在哄闹过后,又归于平静
可90后姑娘小爬觉得
“去看看”不该只是人生中一场持久的意淫
她给了自己整整一年,365天
户外旅行变成一种在路上的生活方式,刻骨铭心
(本文图片均由王欣婷提供)

2016年11月10日,90后女孩小爬(王欣婷)和男朋友何啟迪各背着两个合计约100L的登山包,站在出境航班登机口处。直到整整一年之后,他们才重新出现在这里,对着祖国熟悉的空气,说了一句:“我回来了!”
一年,从南美的智利开始,他们和自己背上移动的“房屋”,一起走过了11个国家:
智利、阿根廷、巴西、哥伦比亚、厄瓜多尔、秘鲁、美国、约旦、阿联酋、阿塞拜疆和伊朗。
为了深入认识现代繁华的另一面,他们选择去了那些不怎么讨喜的发展中国家;为了更加贴近自然、融入户外,他们爬上亚洲之外的最高峰、徒步秘鲁印加古道、深入亚马逊丛林,还用自行车车轮丈量了6066km的北美土地。小爬在加拉帕戈斯群岛。
这个决定并不轻松
2015年9月,上海虹桥机场,2632777全讯网无聊候机的小爬第一次认真地和啟迪讨论环球旅行。两人在一个偏僻角落的不锈钢椅子上,任由想像飞驰,血液跟着语言一起沸腾,却始终不敢描绘得过于实际。他们想,这样,就算没能实现,也不至于太过失望吧。
可躁动的心,就是最肥沃的土壤,种子一旦落下,便开始疯狂生长。小爬说:
我是个心急的人,想想还有那么多的未知,心里总是痒痒的。这个“心急”的90后湖南姑娘,14岁独自赴英读书,之后在哥伦比亚大学读研,修习东亚历史文化。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是她的生活信条,也是她一步步走出的人生履历:
2011年09月,徒步尼泊尔EBC;
2013年12月,攀登乞力马扎罗;
2014年05月,攀登半脊峰;
2014年07月,再登乞力马扎罗;
2015年10月,骑行西班牙朝圣之路;
2016年03月,徒步尼泊尔小环线poon hill
2016年6-8月,徒步环勃朗峰;
……
毕业后,小爬把对户外旅行的爱好变成事业,在深圳创立”爬行动物“,带人出国徒步。
纵是如此,对于囿于工作和生活的小爬来说,环球旅行也还是像个遥远的梦,她的内心一直在挣扎。遇见约旦。
可有时候,思虑万千,不及血涌的一瞬间。2016年1月的一天,闲来无事看机票的小爬,突然发现9个月后,香港去智利30多个小时的飞行,竟然便宜到1466元!她赶紧下手,出发日期就这么定下了。
这一次,她给自己的期限是一年。
很诚实地说,女生到了一定年龄后,会考虑很多现实的事情,一牵绊,就是好多年。有些事情,年轻的时候不做,以后虽然还是会做,但是不同年龄的体验,自有不一样的感受和影响。小包25升,大包65升。包里是一年的全部所需,包括帐篷、防潮垫、睡袋、锅、炉头、餐具、四季的衣服、电脑、iPad、kindle等。大大的背包,成了移动的房子、床、被子和厨房。
临行前,小爬关了主要由自己负责打理的”爬行动物“,啟迪也恰好处于换工作的空档期。
2016年11月17日,30多个小时飞行后,他们坐上了智利圣地亚哥简陋的机场大巴。“旅程开始了”的感觉,随着到处散落的垃圾、随处可见的涂鸦、盛开的高大蓝花楹、金碧辉煌的教堂……一起渐渐真实起来。在6962米的海拔深呼吸
不同于一般的走马观花,他们选择了一种更深度、更户外的出行方式。此行,也注定会在一般的旅行吃吃看看之外,有更多刻骨铭心的体验。

2016年12月9日,在智利兜兜转转一圈后,小爬和啟迪从圣地亚哥一路乘坐巴士,来到阿根廷的Penitentes,准备攀登阿空加瓜。阿空加瓜,海拔6962米,位于阿根廷与智利交界处,亚洲以外最高峰。因攀登技术难度稍低,被称为可以徒步到达的最高的地方;但高海拔、变幻的天气和陡峭的登顶路段,也让阿空加瓜不容小觑,其攀登周期大约14-16天,据当地向导说登顶率只有30%。远处即阿空加瓜。其攀登难度,据小爬估计,至少是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的两倍。
一个星期适应性上升后,他们已经站在了海拔5500米处的camp2营地。冰天雪地加漫天大风,不要说出帐篷了,躺在睡袋里翻身都需要极大勇气,小爬本还打算晚上去刷个牙,结果……
小爬:“趁现在有太阳去刷牙吧。”
啟迪:“要不吃完晚饭去。”
小爬:“好的。”
晚饭后……
小爬:“去刷牙吧?”
啟迪:“八点再去吧。”
12分钟后……
啟迪:“八点了,走吧?”
小爬:“好冷啊。”
啟迪:“要不不刷了。”
小爬:“好的。”在碎石和冰雪之间露营,帐篷必须要这样用大石头压着,否则夜里很可能”一飞冲天“。
山风吹得地动山摇,帐篷上像有成千上万的石头不断砸下,高反头痛一阵阵袭来,在极度疲惫和担心中,一开始的满怀期待,逐渐变成一天天的煎熬。
休息时窝在帐篷里,坐也不是,躺也不是,百无聊赖。小爬把手机里100多首歌,对着歌词放声唱了一遍又一遍,唱到筷子兄弟的《父亲》,突然泣不成声,过了许久才把话说顺溜:
我一定要安全回去找我爸妈啊!当地环保政策十分严苛,营地都会有专门的简易厕所帐篷,直升飞机也会定期把攀登沿途收集起来的排泄物空运下山。
2016年12月19号,终于到了最后冲顶的日子。凌晨3:30,他们被向导叫醒,开始慢慢往上挪,三小时后到达一个大平台休整,之后,还有一个很长很难的横切,一步没踩稳可能就会直接滑到坡底。
向导望向小爬,“鼓励”体力不太好的人下撤,她望向前方山顶。后面的坡越来越陡,雪是硬的,每走一步都要把冰爪用力敲进去,再使出浑身力气往上蹬,上一步,喘上好几口粗气再继续。
9个多小时后,他们携手站在了6962米高的阿空加瓜之巅,在筋疲力竭中深深呼吸着稀薄的空气。登顶阿空加瓜。之后下撤的路途同样漫长和艰难,12月21日,小爬一行终于“重返人间”。
他问,想不想吃鳄鱼肉?
从阿根廷的阿空加瓜下山,转战巴西后 ,他们杀入了心心念念的亚马逊丛林,来了个五天野外生存。南美行程,囊括了智利、阿根廷、巴西、哥伦比亚、厄瓜多尔、秘鲁。
入夜,一片漆黑,丛林深处,只有一艘小船上的手电亮着微弱的光。
原住民向导Antonio立在船头,右手拿着长戟,举在耳边。小爬和啟迪坐在船后,屏住呼吸。船慢慢向前漂去,离猎物越来越近。突然间,Antonio手臂猛一用力,长戟直冲水中,“我弄到了!” 他激动地轻声说。向导Antonio叉中的是一只9岁的鳄鱼宝宝。Antonio在野外长大,从小跟父亲去森林里打猎,一住就是十几天,盖天席地;他的眼睛比鹰还厉害,竟然能在漆黑中看到几十米外树枝上的一只小鹰,并且徒手抓住!
“你们今晚要吃它吗?”
“不要,不要”
“如果我们要吃,你真会把它杀了?”
“当然。”
此时,小爬终于明白,为什么刚下飞机,Antonio第三句话就问:“你们什么都吃吧?”最终,她还是选择了吃面包和泡面,鳄鱼宝宝得以逃过一劫,那天晚上,同样得以幸免的还有一只小鹰、一条蛇……在丛林里临时搭建的吊床。先搭遮雨的幕布,两棵树中间,横一棵砍下的树干,把幕布搭在横着的树干上,将四边固定,让它舒展开成一个棚子;之后把三个吊床都绑在幕布下;吊床固定好,挂上蚊帐,这晚的住所就搞定了。在丛林里的水域里钓上来2条食人鱼,3条鲶鱼,以及不知名的小鱼,一起放在锅里煮,加上洋葱和西红柿、盐,出锅的鱼汤特别鲜美。
跟着向导在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森林里徒步,睡吊床过夜,钓食人鱼,烤青蛙……
所有时间全用在满足吃和住的基本需求上,觅食、砍柴、生火、等水开、等肉熟,一天两餐普通的热食、一次吊床的搭建,就耗去了大部分精力。
现代生活的忙碌,曾让小爬时不时向往最原始纯粹的生活方式;此时身在丛林之中,她虽然觉得新奇刺激,却隐约有种“在安逸中虚度时光”的感觉。
可,什么又是不虚度时光?
76天,在车轮上遇见美国的另一面
或许,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活一生,才是不负光阴。
因为对单车的喜爱,从南美转入北美后,小爬和啟迪决定骑行横穿美国,沿途深入人烟稀少之地,无关旅游指南,无关景点。如果自由活一生太难,那么一生中,至少该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活一次!这条线路在Adventure Cycling Association,即探险自行车联盟上称为Northern Tier,意为“北方边界”。
这一次,他们从西海岸的西雅图一直骑到东海岸的纽约,历经76天,途经15州,跨越6066公里,累计爬升海拔34029米!穿越城市、海边、山地、森林、农场、河谷、瀑布、酒庄……有成片成片的向日葵、望不到头的玉米地,也有连续140km大逆风,40度高温,以及猝不及防的一场惊心动魄。Northern Tier蒙大拿沿线风光。图片来源:biketheusforms.org
8月23日,骑行第73天,两人在高速公路上奔驰,一直到下午三点多,一切都再顺利不过了。
突然,身边一阵阵巨响,瞬间尘土飞扬,一片迷蒙。“完了,完了”, 小爬心想,肯定是身边大货车上的东西掉落了,如果是重物被砸到岂不完了!于是本能地拼命往前骑,谁知啟迪刚在前面路边停了下来,哐当一声,不偏不倚被她猛地撞上,两个人同时飞出自行车。
等挣扎着爬起来,才发现原来是大货车的轮子爆了,车灯也都掉了,残片在公路上散落一地。好在制动及时,两人没有被大车撞到,已是不幸中的万幸。露营在沿途完善的森林营地里。
等到三天后全部骑行旅程结束,惊险的、折磨的、疲惫的、开心的,都成了温暖的回忆。车轮不加选择地滚过沿途每一寸土地,光鲜与残破一起真实存在着,构成一个立体的美国。
对小爬来说,那些陌生人之间的小感动,是这个立体形象中最生动的一面。
在北部大农村,住宿时走廊遇到的其他房客会说”have a good day”;超市售货员会打趣说“今晚轮到谁做饭啦?”;路上的司机遇到狭小的地方,就在身后慢慢开,有些还会短促地鸣笛两声,然后举起大拇指。
到达终点,骑行结束。
最让她触动的,还是一个骑行初期遇到的老爷爷。那天,他们去一家墨西哥餐厅用餐,结账时,服务员却说:
“有人已经帮你们付过了。”
“什么?你在开玩笑吧?”
服务员解释了半天, 她才反应过来,原来是刚才进入餐馆时遇到的那位叫Goerge的老爷爷。听说他们骑车去纽约,正出餐馆的老爷子一下子兴奋了,他曾两次骑行穿越美国,聊起往事滔滔不绝。聊完天,还主动提出把车子存放在他开在隔壁的花店里。
去花店取车时,老爷爷不在,她向店员要邮箱地址,发了封感谢信。
后来,她才知道,这位热爱生活、积极乐观的老爷爷,当时已是白血病晚期。在遥远的西亚,一见钟情
从美国到西亚,他们先去了约旦,被火红的砂岩环绕,在星空下露天而眠,固然毕生难忘;迪拜的纸醉金迷,更是一番别样体验;阿联酋最美的清真寺和最具歧视性的法律,也让人爱恨交织……从美国转飞约旦,此后分别游历阿联酋、阿塞拜疆、伊朗和阿塞拜疆。伊朗,迷失在斑斓色彩里。
最终,小爬却偏偏对那个此前一无所知的阿塞拜疆一见钟情。阿塞拜疆位于伊朗北部,只需落地签,想着倒也方便,他们就顺带来了。
进入阿塞拜疆小镇沙马基,修车的大爷,卖水果的大叔,骑单车的小学生,去练摔跤的小朋友,无一不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看,大多带着微笑。
“你们来自哪里啊?”
“中国。”
“你好!你好!”
能用中文说“你好”的人多得让人吃惊。小孩子们一边围在身旁打转,一边咯咯咯地笑,带着磕了药似的激动与兴奋。当地人极为淳朴、友好。与想象中差别最大的,是这里的东西竟然特别好吃,食物种类丰富;欧式的城市建筑,也给人一种古典优雅的感觉。约旦小哥。
这种与想象的反差,或许正是背包行中最迷人的地方,一个个冰冷的地名,最终都变成可触可感的回忆,变成一份份丰满的知识储备,变成自己的人生。
发现365个自己,你也可以
那些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学习西班牙语的日子;
在厄瓜多尔当地村民家寄宿,帮忙卖草莓的体验;
徒步深入印加古道时的新奇和满足;
在智利划皮划艇时,对深圳海域垃圾的思考;
攀登阿空加瓜时,对当地“寸屎不留”的严苛环保政策的惊叹……
或许并不需要多么惊心动魄、轰轰烈烈,每一个微小的触动,都让此生更加饱满。在路上的每一天,都会遇见一个不一样的自己。
对于这一年户外旅行,出发前,小爬觉得也算是了不起的。可一路遇到的那么多不羁和随性的人,又让她觉得自己其实很普通。
只要对这个宽广多样的世界充满好奇,不怕长途艰辛,储备一定经济基础,提前准备安排,这样的经历,你也可以。在巴塔哥尼亚划皮划艇。
但相对于出发,更重要的是自己因为什么而出发,以及此后将以什么样的姿态回归。
盲目的热血很快会冷却,由衷的挚爱才能激励我们砥砺前行。对于小爬和啟迪来说:
这趟环球旅行,像是给了在沙漠行进多日口干舌燥的人,一大壶清甜的水。我们渴望这样一趟长途旅行多时,现在畅快淋漓。
但旅行始终不是我们人生中最重要之事,此后,我们将继续上路,用另一种方式。
一年后,再次回到深圳,啟迪将开始一份新的事业,小爬也将继续自己喜欢的写作,她说,希望能写一些更永恒的东西,多年以后,仍能给人以共鸣。-END-这个冬天
你准备好去哪儿玩了吗?
跟随《徒步中国》的脚步
去洁白的童话世界
寻找一段属于你自己的冰雪奇缘~△长按图中二维码,获取线路详情&报名入口
点击【阅读原文】,报名【徒步中国】活动

Related Post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